鲸鱼阅读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鲸鱼阅读 > 金牌厨娘 > 第283章 大结局

第283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挑选的是一对耳环,水滴一样蓝幽幽的耳坠。
  
      这份礼物,小羽也是用了心思的,知道娘亲就喜欢这样简单精巧款式的,所以他才挑选了这个。
  
      而萧七七,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孩子的这份心意呢。
  
      “小羽送得这份礼物,可合了娘的心思了。娘正好发愁明天的衣裙该搭配什么样的耳坠好呢,这对啊,可正好。”
  
      萧七七一视同仁地给了小羽两个亲亲。
  
      小羽见娘亲很是欢喜,倒是安心了。
  
      他跟夙星辰一样,毕竟是男孩子,被娘亲抱着亲亲,总归是有些别扭的。
  
      这不,跟夙星辰一样,脸蛋红了起来。
  
      不过,他也不讨厌被娘亲喜欢的这份心情,娘亲要亲亲,就亲亲好了。
  
      反正,爹的年纪可是比他大多了,还不是上赶着要娘的亲亲。
  
      而他年纪还这么小,又有什么关系呢?
  
      倒是夙璟,原本以为是独一份的奖励,这会儿被三个孩子却给分走了。
  
      而且七七现在还只顾着照顾三个孩子了,把他却给无视掉了,夙璟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不想,这个时候,萧七七夹了一只鸡翅膀给他。
  
      “相公,七七知道相公爱吃鸡翅膀,快吃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嗯。”夙璟面上保持着一贯的正经之色,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他咬着萧七七夹给他的鸡翅膀,一口一口地咬着,心头甜得不行。
  
      而到了晚上,他就越发心甜了。
  
      因为这个晚上,七七主动飞扑了。
  
      她不但主动,而且热情得很。
  
      不但热情得很,他还任由他处置。
  
      这种感觉,真是不要太好哦。
  
      夙璟这个晚上,可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萧七七,谁叫让娘子主动扑倒这种事情,是难得一回呢?
  
      而折腾了那么久,这家伙竟然精神还是如此之好。
  
      隔天一大早,他神采飞扬地上朝去了。
  
      留下的萧七七,却是半分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着休息。
  
      这一起身,自然又到了晌午之后。
  
      等她洗漱完毕,午饭已经端上了桌。
  
      而这个时候,青嬷嬷进来了。
  
      “王妃,刚才有人将这个给王妃送来了。”
  
      信函吗?谁给她写的?
  
      萧七七有些困惑地从青嬷嬷手中接过,而后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那张纸。
  
      而等到目光看到那张纸的时候,她顿时愕然。
  
      怎么会是这个呢?
  
      梁玉堂怎么突然会给她送蟹黄汤包的方子来呢?
  
      这方子是他家祖传的东西,上次去状元楼品尝,她想要学一学蟹黄汤包都觉得不太可能。
  
      如今,梁玉堂却将这蟹黄汤包的方子给她送了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夙璟做了什么?
  
      “相公,这事你是不是知道?”
  
      晚间,萧七七拿着梁玉堂的蟹黄汤包方子问着夙璟。
  
      夙璟瞄了一眼萧七七手中的方子,笑道:“他倒是有心了。”
  
      “这事还真的跟你有关系啊。相公,能告诉我吗?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萧七七相信夙璟肯定不会以强权夺取梁玉堂的蟹黄汤包方子,不过这其中定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发生的事情,才是萧七七想要解惑的地方。
  
      这夙璟听得萧七七想要知道此事的前因后果,倒是不曾隐瞒,将他跟梁玉堂的交易给说了出来。
  
      事情说来也很简单,太子殿下的外祖南宫家当年为了谋夺梁家蟹黄汤包的方子,梁家自然不肯。
  
      如此,南宫家心狠手辣,竟然派人灭了梁家一门十六口。
  
      梁玉堂那个时候幸好不在家中,正在舅舅家游玩,这才躲过一劫。
  
      事情发生后,他便到了京城,投奔了状元楼的老板温师伯。
  
      然后他隐性瞒名,等候机会再报了梁家的血仇。
  
      而这个机会是夙璟给的,梁玉堂自然就给了回报。
  
      他知道战王妃喜欢做吃食,更是欣赏他做蟹黄汤包的手艺。
  
      所以这方子一来算是回报恩人,二来方子送给战王妃这样人品俱佳的人手中,梁玉堂觉得可以无愧梁家的列祖列宗。
  
      这萧七七得知事情就这样的,倒是明白了什么。
  
      “相公,敢情你昨晚给我亲手做得蟹黄汤包,就是向梁玉堂学的?”
  
      “娘子,难道你现在才看出来吗?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夙璟道。
  
      “那不是当时说,梁玉堂是不可能指点旁人厨艺的吗?尤其还是他这祖传手艺,我就想着,你是跟别的厨师学的。”
  
      要不是这样的话,萧七七头一个想的自然是夙璟向梁玉堂学的蟹黄汤包了。
  
      “娘子,你还真是实诚。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就看给出的筹码重不重。我都能帮他报了他梁家的血海深仇了,这不过是跟他学一下如何制作蟹黄汤包而已,他又怎么可能不答应?”
  
      “好吧,的确如你所言。不过,我可没想要了旁人的祖传方子。这方子明个儿还得派人给他送回去。反正我觉得,我若是想吃蟹黄汤包的话,相公会给我做的,不是吗?”
  
      对她来说,蟹黄汤包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但是对梁玉堂而言,却是他的生路。
  
      再说,这是梁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在梁玉堂手中发扬光大才是。
  
      而萧七七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夙璟一点儿也不意外。
  
      何况,他只是为了博得媳妇高兴而已,至于方子不方子的,根本无所谓。
  
      因而,听到萧七七这话,夙璟没有迟疑半分,便点头了。“行,听娘子的。”
  
      这事情有了决定,萧七七也就好处理了。
  
      如此,这蟹黄汤包方子一事,萧七七就此放下了。
  
      倒是另外一件事情,最近一直都压在她心头,她忍不住了。
  
      “相公,你最近在忙什么事情,我不想知道。我只想说一件事情,如果办的事情危险的话,那得将三个孩子送走。”
  
      萧七七不是笨蛋,自从太子被废,禁足在东宫之后,京城的气氛是一天比一天紧张起来了。
  
      指不定,哪一天就得爆发了。
  
      所以,她担心三个孩子的安危问题。
  
      夙璟明白萧七七在想些什么,当下他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
  
      “放心吧,七七,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接下来的三个月,你跟孩子们,能不出府,最好就别出府了。”
  
      “好,我知道了。”
  
      “还有,就算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七七也不必慌乱。书房那里有个密室,到时候你带着三个孩子藏进去,等我回来就是了。”
  
      说着,夙璟带着萧七七去了书房。
  
      他直接告诉了萧七七密室开启的地方,同时亲自示范了打开书房密室的方式。
  
      “记下了吗?七七。”
  
      “嗯,我知道了。”
  
      有这个密室,萧七七心里有数了。
  
      接下来的三个月,她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甚至,她连之前准备下帖子给梅长卿,苏流年等人相看媳妇的事情,也准备拖延三个月后再说。
  
      至于三个孩子,可能夙璟跟他们说过什么,他们除了去学堂上学,就是回府。
  
      其他地方,他们一个地方都未曾踏足。
  
      就这样,萧七七跟三个孩子小心防备着过了三个月。
  
      这天傍晚,门房婆子忽然送来了一封信函,道是一个乞丐少年送来的,要王妃亲自过目。
  
      这扮成乞丐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梁玉堂。
  
      因着萧七七不肯收下梁家祖传的蟹黄汤包方子,送还了给他,还希望他能将梁家的蟹黄汤包发扬光大。
  
      就为了这个,梁玉堂打心底里觉得欠了萧七七天大的恩情。
  
      这不,他在状元楼无意间偷听到了绝密消息,生怕那人伤害了萧七七,便冒着生命危险来给萧七七送消息。
  
      那门房婆子本来不想搭理的,但是那个乞丐少年一脸肃然,几次声明事态严重。
  
      门房婆子想到上次王妃迎接徒弟沈素月之事,觉得谨慎起见,还是将这封信函递送到了王妃跟前。
  
      也幸亏门房婆子送得及时,萧七七接到信函的瞬间,没有怀疑消息是不是真的。
  
      她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马上将青嬷嬷叫过来,吩咐下去,战王府进入备战状态。
  
      另外,不用说,她自是为了这件事情,直接打赏了门房婆子五十两银子。
  
      而等到安排妥当,加强了战王府的防护之后,萧七七吩咐底下的四大丫鬟,将足够三个孩子吃一个月的食物跟水准备好。
  
      随后,她跟邀月两人将食物跟水扛到了书房那里。
  
      接着,萧七七吩咐底下的人,将夙星辰,小羽小玉三个孩子带到书房来。
  
      而后,她根据夙璟指点过的开启方式,打开了密室,将三个孩子带了进去。
  
      “星辰,你是哥哥,记得好好照顾好弟弟妹妹。还有,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三个都给娘好好地呆在这里,不许出去,记住了吗?”
  
      萧七七认真地看着三个孩子。
  
      三个孩子见萧七七如此态度,就知道事态很严重。
  
      他们三个皆乖巧地点了点头。“娘,我们记住了。”
  
      “好,那你们就呆在这里,直到娘或者你们的爹来接你们出来。”
  
      如此叮嘱一番后,萧七七将书房的密室给关好,开启的地方恢复原样。
  
      之后,她让邀月准备一些药物,免得对方使诈,用一些不入流的方式对付他们。
  
      “王妃放心,属下这就去准备。”
  
      邀月去了药房,将她往常炼制的药物,不管用不用得上,她全给拿过来了。
  
      而到夜间,萧七七等着等着,果然等到有动静了。
  
      正如送信人所言,有人要对她跟三个孩子不利。
  
      “王妃,是四皇子的手下,他们派了三千人马围攻战王府。”邀月查探了情况,回来禀告萧七七。
  
      萧七七听说是二千人马,倒是心里有点底了。
  
      她幸好之前吩咐青嬷嬷就近去庐阳候府搬了救兵。
  
      如今庐阳候一家带着七百府丁过来,加上战王府的八百府丁。
  
      算起来有一千五的人马了。
  
      如此,跟前来的三千人马抗衡,以一敌二,不怕的,会赢的。
  
      萧七七这么告诉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自是由庐阳候带头,连同战王府的人马跟四皇子带来的三千人马,双方交手了。
  
      一时间,战王府内外只听得见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双方厮杀的吼声。
  
      萧七七看着眼前的画面,几乎都站不稳双腿。
  
      这么多人拼杀,人一个个倒了下去。
  
      尸体一具一具地增多,鲜血流淌了一地又一地。
  
      她的胃部翻腾得厉害,好想呕吐。
  
      边上的楚风辞见萧七七脸色实在难看,便道:“七七,你还是找个地方躲一躲吧,别在这里盯着了。”
  
      “不行,我得在这里。哪有让底下人拼命,我这个做王妃的却躲藏的道理。”
  
      萧七七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她知道,她要稳住,她不能先倒下去。
  
      王爷不在,她这个王妃,有责任护住战王府。
  
      所以,哪怕她脸色苍白到随时都要倒下去了,她还是死死地撑住了。
  
      “风辞,你别分心,我这里没事的。我还得帮忙给伤兵包扎,你别管我了。”
  
      “也好,那你自个儿小心。”
  
      大敌当前,楚风辞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提剑杀了过去。
  
      而那长公主见萧七七这样,倒是越发欣赏她了。
  
      正如萧七七所言,战王不在,她这个做王妃的若是只顾自己逃命而不顾底下人性命的话,那往后还有谁会为主子卖命。
  
      所以,她只要跟这些人在一起面对,无论她能不能帮忙厮杀,对于那些拼命的将士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上的支持。
  
      更何况,她负责了后勤部分,退下来的伤兵,都由她指挥着,由着她跟丫鬟,婆子们,在大夫的指点下进行包扎。
  
      虽然这种包扎只是暂时性的,但是对于这些将士而言足够了,这是稳定人心的方式。
  
      当然了,她呆在这里帮忙包扎伤兵,也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而她能够不顾个人安危这么做,长公主自然高看她一眼。
  
      就连庐阳候都称赞了一句。“公主,璟哥儿挑的这个媳妇不错。”
  
      话落,他又继续投入了厮杀当中。
  
      这场厮杀,整整进行了二个时辰还没有停歇下来。
  
      而此时双方都伤亡惨重。
  
      毕竟四皇子带来的三千人马,一个个都是精兵。
  
      就算战王府跟庐阳候加起来的一千五人马也是精兵,而且要胜过四皇子的兵将。
  
      可毕竟,还有一半兵力的差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